微博部落格

 找回密碼
 註冊

Login

免註冊即享有會員功能

Login

免註冊即享有會員功能

查看: 10955|回復: 0

《上古卷軸5:天際》故事介紹      

[複製鏈接]
man 發表於 2011-11-30 17:04:36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

    

《上古卷軸》系列,是由Bethesda Softworks所開發的美式RPG系列名作。 《上古卷軸5:天際》,則是本系列日前剛發行的全新一部作品。廣大的世界、真實的互動、細致的環境與精彩的冒險等,都是《上古卷軸》系列的著名特色。勇者就是要進民宅翻箱倒柜?在《上古卷軸》系列中,非法入侵、偷竊民宅中的東西,小心被發現后讓守衛追捕!

由于整個《上古卷軸》的系統實在是太過復雜繁瑣,一旦以系統解說方式,很容易變成通篇術語的說明書式文章,那或許很無趣。所以這次小編決定挑戰以改編故事的方式,用全新嘗試的手法把《上古卷軸5:天際》的樂趣傳達給各位不論是原本就有接觸,或是第一次聽過《上古卷軸》的朋友。

本篇改編故事中的多數細節,都是我們進行《上古卷軸5:天際》過程中將實際感受與遭遇的情境,另外加上一些小編個人的深入闡述,并為了讓閱讀更有趣而加以改編。
Chapter1. 黑龍
「…如果不是你們這些風暴斗篷的家伙…我早就偷到一只馬往落錘(Hammerfa??ll)去了!」
「噢?所以說,偷馬賊先生,你從哪來的?」
在劇烈的搖晃中,藍德爾醒了過來。半醒間傳入耳中的是一個憤憤不平的聲音,與一句和緩而帶點慵懶的問話,雙方的口音聽起來都讓他異常懷念。掙扎著張開眼,他發現自己在行駛的馬車上,緊接著一股帶著酸楚的疲憊感在全身流動開來。男人試著伸展身體,馬上就發現他做不到,因為他的雙手被麻繩緊緊的捆住。就像對面那個男人一樣。

「羅里斯泰(Rorikstead)…我的家鄉在羅里斯泰。我明明不是你們這些叛軍一伙的,為什么要被他們給抓起來!?」沒偷成馬的男人恨恨地說著,顯得有些激動。在他身旁,還有一個男人同樣被綁著,但顯得冷靜許多…也或許是因為他的嘴也被布條捆起來,即使想說什么也沒辦法。藍德爾閉上眼,甩了甩頭,嘗試厘清現在的狀況。自己被抓了,和很多人一起,并且正被馬車運送往什么地方去。但是自己是怎么被抓的?
他轉頭張望四周,確認馬車正在山邊的林道間前進。天色微暗透出一點陽光,似乎正要天亮,空氣中飄散著泥土與露水的味道。藍德爾感受到一股涼意滲進體內,卻不覺得不適。自己原本就出生于這個寒冷的天際(Skyrim),家鄉的氣候只令他感到熟悉與懷念。

「要怪就怪你自己貪心偷馬吧。」早先回話的男人這樣說道:「兄弟,你醒過來啦?感覺如何?」他轉過來看著藍德爾,這個人身上穿著看上去很正式的鎖鏈甲,鎖鏈甲的外頭還套著藍色的徽記,很明顯這是套軍裝。 「你看起來跟我們一樣是諾德人(Nord),但是似乎不是我們風暴斗篷的一員。和那個偷馬賊一樣被牽連了嗎?」
藍德爾這幾天才剛看過這套軍裝,但是他已經知道這正是最近與帝國抗爭的「風暴斗篷(Stormcloak)」一眾的標準裝扮。 「我叫拉羅夫(Ralof),就像你看到的,我是風暴斗篷的士兵。」叫拉羅夫的男人一邊說著,上半身與腦袋一邊隨著馬車的震動搖晃。

「我們到底要被載去哪里?他們會對我怎樣?為什么我會遇到這種事?」來自羅里斯泰的偷馬賊仍然顯得焦急而慌張。 「所以你又是做了什么?為何連嘴都被塞住?」偷馬賊轉向馬車上的第四人,那位嘴被蒙住的諾德男性。仔細一看,他身上的衣服相當華貴。
「注意你的態度!」拉羅夫狠狠的說:「這位和你可不是一個身份,在你面前的就是歐弗瑞克領主(Jarl Ulfric)!」
「歐弗瑞克?風盔城(Windhelm)的領主?所以他就是叛軍首領?」偷馬賊顯得很意外,完全沒有想到和自己同車被抓的竟然是大有來頭的人物,或許是因為相當驚愕,之后他便開始低聲念念有詞:「叛軍的首領被抓了?在這輛馬車上?所以他們要帶我們去哪?噢…眾神啊…」
「哼…」拉羅夫不再理會偷馬賊,轉頭看著馬車前方:「這里是海爾根…看來這就是終點了」。他的語氣中帶著一點無奈與遺憾,不過并沒有后悔與恐懼存在。 「海爾根…以前我曾在這和一個姑娘好過呢。」拉羅夫說著,吃吃笑了起來,似乎對自己的境遇不太關心。

「奉托里烏斯將軍(General Tollius)的命令,押送戰犯來到。」駕駛前面馬車的士兵對守衛吆喝,之后馬車隊就繼續駛進城中。男人此時已經清醒許多,注意到原來押送的馬車不只運送自己的一輛。車隊一路在城中緩慢向前,依舊是搖搖晃晃,不過城里的石板路比起野外已經平緩許多。藍德爾稍微張望一下周遭,城中許多居民都注視著這個押送「戰犯」的車隊。
「小鬼,進家里去。」一名父親催促著他正坐在門口看熱鬧的兒子。
「為什么,爸爸?我還想再多看看士兵們。」就如多數正值好奇年齡的少年,男孩對于能看見全副武裝的士兵興致昂揚。
「別問了,我說給我進去!」「好吧,爸爸。」

馬車在廣場停了下來,藍德爾注意到遠方有個穿著華麗鎧甲的中年男子,正和一名穿著黑色華貴長袍的女性交談著。從女性露出來的蠟黃色皮膚可以看出,她是一名高等精靈。藍德爾有些納悶,為何高等精靈會出現在天際? 「哼…帝國的托里烏斯和那些外來的精靈雜種。」藍德爾聽見拉羅夫低聲咒罵著。
駕車的士兵們紛紛下車。這些士兵全都穿著鑲釘皮甲,廣場上有著更多穿著相同裝備的士兵們,那是帝國風格的鎧甲,控制這里的毫無疑問是帝國的軍團(Legion)。人群中最為顯眼的,是一名長相精悍兇狠的女性,穿著厚實的帝國風格鎧甲。頭盔的特殊雕飾顯出她的身份,看來她就是這群人的隊長。
「把他們押過來。」這位女性帝國隊長冷冷的下命令,士兵們開始催促馬車上的囚犯們下車。站在女隊長旁的男性一樣穿著鑲釘甲,不過沒有戴著頭盔,所以能清楚的看見表情。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這名男性感覺相當憂郁。
「我們偉大的歐弗瑞克領主,嗄?」女隊長輕蔑的說:「你這個殺人兇手居然還有臉以英雄自居?把他帶過去。」帝國士兵遵照命令將歐弗瑞克往廣場帶走,不知道是恐懼、對貴族的敬意還是其他理由,士兵并沒有對歐弗瑞克有粗暴的舉動。順著歐弗瑞克被帶走的方向看過去,另一輛馬車上的囚犯們也正被士兵們催趕下車,從裝束上來看全都是風暴斗篷的士兵。
「動作快!不要拖拖拉拉的,以為這樣就能活的長一點嗎?」女性軍官不耐煩的大聲喊著。 「哼。」拉羅夫從馬車上跳下,站在藍德爾身邊:「這些帝國人(Imperial)永遠不會懂,我們諾德人從來都不怕回歸于松加德(Sovngarde)。」
松加德,諾德人最終的歸宿。自己有多少年沒有想著它?想起這些年離開天際的流浪生活,藍德爾的思緒一瞬間遠去。
「河林鎮(Riverwood)的拉羅夫。」女將官旁的男性手持一疊名冊唱名的聲音,將男人的思緒拉回現實。 「…哼。」拉羅夫不屑的看了那個帝國士兵一眼,便頭也不回的朝歐弗瑞克的方向走去。唱名的士兵看著他的背影,眼神中一瞬間閃過淡淡地復雜情緒。

「…羅里斯泰的洛克爾…」沒有讓情緒困住自己,士兵拿起名冊繼續唱名,但是他卻被其他事給打斷。 「等…等等!我不是他們一伙的,我是良好的帝國市民啊!我…我還幫你們偷他們的馬,我是和你們一邊的!」迫近的死亡威脅讓偷馬賊陷入恐慌,無所不用其極想令自己能活下去。他當然不可能是在帝國的授命下偷馬,士兵看著隊長征詢她的意見。
「不管他是誰,既然和歐弗瑞克與他的風暴斗篷一起被抓到就該制裁,帶過去。」顯然偷馬賊的說詞打動不了她。 「不…不!我什么都沒做,我不是叛軍的一員…你們不能這樣對我!」偷馬賊整個慌亂了,顧不得四周都是帝國的士兵,拔腿就想逃離。
「我說過別想逃走!守衛!」帝國軍隊長憤怒的大喊。一名守衛拉起了弓,朝偷馬賊的背后一箭射出,直接命中。偷馬賊悶哼一聲向前倒了下去,當場死亡。 「你們今天全都注定要死在這里,不用想浪費力氣逃走!」殺人立威,女隊長對現場的囚犯做出威脅。只是…既然已經注定要殺掉所有囚犯,這番威脅聽起來實在是不怎么有力。

「唉…」唱名的士兵搖搖頭,嘆了口氣,繼續查閱名冊唱名:「接下來…你,向前一步。等等,你是?」

(此時會進入《上古卷軸5:天際》的角色創造畫面。我們必須在諾德人Nord、獸人Orc、紅衛人Redguard等眾多種族中選擇一個,調整性別與外觀細節后完成角色創造。本篇故事的主角為諾德種族男性。)
(有沒有覺得這個預設女性諾德人很像《Metal Gear Solid》系列中的Big Mama?)

「…藍德爾,諾德人。」男人不知道自己經過了多久沒有開口說話,低沉的嗓音聽在自己耳中又多了一層沙啞。與拉羅夫相同,叫做藍德爾的男人說話有著明顯的諾德人口音,一聽就知道是天際出生長大的純正諾德人。
「是嗎…名冊上似乎沒有你的名字。」士兵翻閱著資料:「長官,這人看起來不像和風暴斗篷有關聯,應該只是圍捕行動時剛好出現在那里。怎么辦?」士兵再次征詢將官的意見。藍德爾這時才注意到,雖然不像拉羅夫那樣明顯,這名士兵說話時也帶有諾德口音。
「我.說.過.了…今天這些抓到的人全都要死在這里。不要讓我再說一遍。」女隊長不耐煩且帶著怒氣的回答。 「是…那么藍德爾,至少你在死前回到了自己的故鄉。過去吧。」士兵低聲的嘆了一口氣。

「歐佛瑞克.風暴斗篷。有些這座城…海爾根(Helgen)的住民叫你…『英雄』。但是我不認為一名『英雄』會用他使用吼聲(Shout)的技巧與力量去謀殺自己的國王,并篡奪他的王位。你不過就是個殺人兇手,和叛國者。在此,以帝國之名…我下令處決你。」先前藍德爾注意到那個穿著華麗鎧甲與高等精靈交談的中年男子,對著歐弗瑞克領主說道。從拉羅夫的話中,藍德爾知道這人是帝國的將軍托里烏斯,帝國的最高軍事指揮官。 「那么…開始處決吧。」

「祭司,來送這些可憐蟲進行最后一程!」帝國隊長命令一旁的祭司向前,為處決的死者吟誦禱詞。 「那么,誰想先受死?」她輕蔑著笑著,環視周圍的風暴斗篷囚犯。
「讓我先來試試你的斧頭,混帳!」一名風暴斗篷的男性士兵憤怒的回話,并大步走向前。 「很好,你很認命。還是你想為你們的領主大人多爭取一點時間?那似乎一點意義也沒有。」女隊長踹了士兵一腳,迫使他跪下,并一腳踩住他的背。
劊子手舉起了大斧,隨時準備落下。 「死又怎樣?我才不怕死亡!我早就迫不期待回歸松加德。與其要我接受你們這些帝國奴才的統治,我寧愿回應松加德的召喚…」咒罵聲倏地中斷,劊子手的大斧已經俐落的斬下。士兵的頭顱和身體分開,落進斬首的木箱之中,失去頭顱的身體無力的垮下,女隊長用將它撥開到一旁。祭司閉上眼睛別開視線,快快的念完禱詞后退后維持了一段距離。

此時…遠方傳來一陣低沉的聲音。
「那是什么聲音?」
「好像是什么嚎叫聲?」
「我感覺到似乎有點震動…是我的錯覺嗎?」
部份注意到異聲的帝國士兵們開始騷動不安,竊竊私語。囚犯們也紛紛抬頭張望。
「安靜!」女隊長怒斥:「什么事情?給我專注在行刑上!把下一個帶上來!」
「你!下一個就是你!過來!」女隊長指著藍德爾大喝。藍德爾在心中嘆息一聲,走向前去,在同時他覺得有些納悶。這些年在異鄉的流浪,雖然不乏遇到生死關頭,但是畢竟都活了下來。沒想到第一次這么接近的面對死亡,自己卻比想像中的更為平靜。
士兵押著藍德爾走上斬首臺,并沒有用上什么粗暴的手段,因為藍德爾自己也很合作的走了過去。 「松加德嗎?那里不知道是什么樣子?有沒有好酒美女?我又不好酒色…有好酒美女又怎樣了?」他吃吃的笑著自己的胡思亂想,在斬首臺跪下,訝異著自己竟然還笑得出來。
他看著劊子手,看著那把即將結束自己人生的斬首斧,看著劊子手高高地將斧頭舉起。 「只要它落下來,一切就結束了。所謂的人生其實很簡單就可以結束呢…咦?」
藍德爾懷疑自己眼花了,似乎有什么巨大的黑影從天空掠過。
「那個聲音越來越近了!」
「快看天上!」
「天啊,那是什么鬼東西!」
不是幻覺,一只巨大的生物從空中重重地落了下來,盤據在哨塔上。 「…那是什么…東西?」「是…是龍!是傳說中的龍(Dragon)啊!」就在士兵亂成一團的同時,巨龍發出了巨大吼聲!
「吼喔喔喔喔喔喔喔喔--!!!」


微博部落格粉絲專頁,請加入給我們鼓勵,謝謝!!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Archiver|手機版|微博部落格  

GMT+8, 2014-8-30 04:12

Powered by Discuz! X3.1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